合肥红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9|回复: 0

[个人观点] 戏曲基础知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6-13 06:42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戏曲基础知识

(五)

阅读数:210  本文字数:2155


京剧虽为国粹,虽行腔优美、高雅别致,但京剧传统剧目的创作多孤悬底层群众之上,疏离百姓生活,所以在最底层的广大农村,老百姓并不喜欢京剧。

真正让广大观众欢的还是地方戏,在长丰当数庐剧(倒七戏)最受老百姓青睐。

地处淮河流域的长丰,正是庐剧繁衍之地,自清末就有庐剧(倒七戏)戏班走乡串镇演出。解放初期,寿县最为出名的莫过于庐剧演员“王明道”。他反串坤角,扮相俊美,嗓音圆润,台风潇洒,在寿县及淮河流域十分红火。多年的舞台经验,扮演的角色都十分招人喜欢,再加上他那双脉脉含情的双眼,惹得不少痴情女子投来多情的目光。散戏后,敬烟、送酒,甚至还有人请他下饭馆。


观众中流传这样一段顺口溜:“王明道一走,睡倒十九;回头一看,起来一半。”这话听起来似乎是有些过分夸张,但确确实实有些女人被他迷惑住了,常有痴情女子跟着剧团跑码头。有一少妇竟然抛夫弃子,跟着他鬼混了半个多月。可见群众对庐剧的热爱。

庐剧是一种民间的综合艺术,其创作素材大多直接来自于民间流传的历史典故、民间传说等,通过庐剧的艺术表现形式,不断地传承社会发展的记忆,有助于人们拨开历史长河之上的厚重尘埃,了解当地社会变迁及文化传承的密切联系。通过庐剧唱腔、唱词,及方言进行表达;庐剧贴近百姓生活,富有浓郁的民间文化,承载着厚重的道德文化和礼仪文化,是老百姓最喜爱的文娱活动之一,是农民最爱看的地方戏。因为庐剧源于乡村,扎根于民间,它所体现的常常是农民、普通百姓的审美情趣。庐剧又是一辈一辈传承下来的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由民间艺人代代相传,老百姓不论老幼耳熟能详,还有很多人能唱上几句,群众基础和普及率都很高。


一方水土一方艺,一代演员服务于一代观众。对于长丰百姓来讲,喜爱庐剧是有他的地理环境和历史原因的。他们形象地称庐剧为“农民戏”。每遇逢年过节,或是哪家办红白喜事,总要请个戏班子来唱上十天半月。庐剧的传统剧目很多,在长丰流行的折子戏、连台本戏,不下有二百多个。内容多以描写劳动生活和男女互相爱悦者为多,也有些幽默讽刺小戏和闹剧等。比较有影响的小戏有:《点大麦》、《打桑》、《借罗衣》、《讨学钱》、《采茶》、《看相》、《对药》、《王小过年》、《小放牛》等。整场大戏有:《休丁香》、《秦雪梅》、《白玉带》、《双丝带》、《花绒记》、《皮氏女三告》、《郑小姣》、《孟丽君》、《桃花女》、《薛凤英》等剧目。

今年1月30日下午,由中共合肥市委宣传部主办,合肥演艺股份有限公司倾力打造的精品庐剧《梁祝》来我县演出。长丰县的观众们顶着刺骨寒风,踏着积雪来到了演出场地。庐剧《梁祝》,不仅抓住了老戏迷们的心,更是赢得了年轻观众的喜爱,很多观众一边抹眼泪,一边鼓掌。一位年轻观众说:“庐剧给我的印象一直是‘土’,可是今天新版庐剧《梁祝》,却完全颠覆了我对庐剧的看法,没想到庐剧可以唱得这么好听,服装这么美,演员扮相又是这么俊!激发了我对庐剧浓厚的兴趣。难怪我的爷爷奶奶那么喜欢听庐剧,终于找到答案。”一位老年观众说:“我是一个庐剧戏迷,电影院我从来未进去过,什么歌呀舞呀我都不爱看,但只要唱小倒戏我是一场不拉。庐剧好听,唱的是老腔老调,看的明白,听的入耳……”

正是因为长丰百姓喜欢庐剧,所以我县被省剧协列为“庐剧之乡”。2017年,安徽省戏剧家协会首次在我县举办了“安徽省第三届庐剧大赛”活动,让长丰百姓过足了戏瘾!

目前,在长丰县委宣传部和文化主管部门关心支持下,长丰批准成立了20个民营庐剧团,每年演出一千多场次,极大地满足了长丰百姓需求。

七:中国第一支国歌“倒七戏”(戏曲轶事)

《合肥文史》记载:清光绪二十二年,李鸿章以大清国宰相的身份出访欧美六国。按照法国礼仪的规定,在检阅仪仗队时,两国首领要高唱各自的国歌,这个问题可把李鸿章给难住了,情急之下他想起了家乡“倒七戏”,便随口唱了一段,委婉的曲调,悦耳动听,使在场的法国人一个个都听呆了。

国歌是国家主权和尊严的标志,能反映民族的心声和意志,代表了国家的精神。巍巍华夏五千年,在这个博大精深厚重的国度里,独立成形的国歌只在近代才出现。

清光绪二十二年,李鸿章以大清国宰相的身份出访欧美六国。李鸿章一行到达法国的时间是1896年7月13日,是法国国庆节的前一天。法国外长汉诺威为大清使团的到来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。

按照法国礼仪的规定,在检阅仪仗队时,两国首领要高唱各自的国歌,按顺序先主后宾,汉诺威高声唱起他们的国歌《马赛曲》。

李鸿章难为了,自己的祖国虽有几千年的文化历史,但还真的没有国歌。李鸿章还没来得及想出对策,汉诺威的国歌已经唱完,轮到李鸿章出场了。情急之下他想起了家乡“倒七戏”,便随口唱了一段,委婉的曲调,悦耳动听,使在场的法国人一个个都听呆了。

它的唱词和道白都是纯粹的合肥方言,直到欢迎程序的结束,谁也没听明白李相国到底唱了些什么。可随行的李经方、李经述兄弟都听得止不住地笑了,因为他俩知道老父亲唱的是家乡“倒七戏”。在李鸿章看来,国歌就是“我们国家的歌”,他在情急之中,就随意选了一首“我们国家(我的家乡)的歌”,敷衍了这一欢迎仪。歌词为:“金殿当头紫阁重,仙人掌上玉芙蓉,太平天子朝元日,五色云车驾六龙。”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首国歌。由于是李鸿章首创,后人又把它称为“李中堂乐”。

(闫立秀  长丰县戏剧家协会主席)

(未完待续)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